妖白

DN黑金黑/全职叶黄/伞修/瓶邪/玄亮/华武/锤基
日常有脑洞然而就是——我懒!!
日常咸鱼。
cp可逆不可拆。
这儿宣示一下对loki和杰兰特的主权(buni)
....
路长且阻,所幸一路同行。

昨天和基友去看的 @千里单骑 赶上首映了嘿嘿嘿。
等一年了,超级快乐!!!
1.嗑GGAD的糖和大刀子觉得好爽,糖里有剧毒的那种,很多拍出来的细节都挺耐人寻味的。
2.三对bg都好虐啊
3.纽特是小天使吧太可爱了!!!!超级温柔啊啊啊啊
所以说,白衬衫的那段简直戳心了呜呜呜超级帅。果然是这样吧,能爱这些被他人惧怕的怪兽的人,一定是温柔至极的。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男孩子。
4.纽蒂两个人也是超级别扭,但从眼神里还是看出来了有戏啊。
不满大陆上映的时候剪了很多片段。

啊不行我死了!!纽特怎么这么好!!!心脏骤停!!一见纽特误终身了QAQ

最后感谢罗姨从HP到神奇动物为我们呈现的一个宏大完美的世界。

!!!!11月死在电影院了!!
更什么文啊不如看电影(划掉)

要学学苏东坡的豁达

塑造人物的自问

码一下

背包人_:

m


写作技法guide:



1、用生活中或照片中或一个电视节目中的真人来扮演你笔下的角色。

2、 人物最想要的是什么,为什么。

3、他们希望他们生活中有什么不同。

4、人物的梦想有哪些没有实现。

5、人物最可怕的担扰是什么,至少能列举其中的一部分。

6、什么给人物带来最大的快乐,人物知道这些吗,他们是否自己发现了这些,确认人物上一次获得的欢乐是什么。

7、人物说过的最大的谎话是什么,为什么。

8、是什么使一个人最怒不可遏,为什么。

9、人物的内心最强硬的那一点是什么。

10、人物最大的弱点是什么。

11、人物最讨人喜欢的一点是什么。

12、他们在哪儿出生的。

13、迄今为止,他们最大的历险是什么。

14、这个人物平时是怎么自欺欺人的。

15、这个人物上一个圣诞节(春节)是怎么过的。

16、这个人物有什么秘密。

17、人物将来的计划是什么。

18、如果这个人物是你的主人公,剧中嫉妒他们的是谁,谁很可疑。

19、让人物给他最好的朋友写一封最诚实的信,告诉他们自己生活中最近的一些事情,以及他自己的感受。

20、人物最大的野心是什么,这和他们想要的可以不一样。


[龙之谷][黑金]谎

    腥风吹动人的衣襟,战场的飞沙走石击在脸上传来一种刺痛感。

   “已经结束了吗…”卡拉秋吃力地用魔杖支撑着站起来,这场与黑龙之间的战役意外得艰苦,所有人都被黑龙血污染了,情况越来越糟糕。以现在的形式看,恐怕所有人都要葬身于此。

  “看来...已经无力回天了啊…”贝思柯德艰难地站起身,想到接下来的结局,竟笑出了声。

  他们这一行人拼了命的攻击,也没给黑龙造成什么致命伤害,到底还是势单力薄,力不从心。

  忽然,贝思柯德感觉一个人从斜后方缓缓走了过来,头也不回地走向黑龙。他不禁一怔,伸出手想要拉住那人:“等等…!杰兰特你要干什么!”

  “…对不起了,人类。”杰兰特低声说道。

  蓦地,金光充斥了所有人的视线。杰兰特身后六翼出现的一瞬间,贝思柯德踉跄了一下,跪倒在地上。

  金龙快速地冲向黑龙,与黑龙战成一团。

  .

  胜利后,杰兰特变回人形,手中拿着一块黑色的宝石。与此同时,杰兰特感觉到有一个人疯狂冲了过来,忙转头望去。

  一剑落下,在众人的惊呼中,杰兰特捂着右眼跪倒在地,黑龙宝玉被那人抢过。

   剑尖微微颤抖着,滴着血。

   “杰兰特,你怎么可以骗我!你怎么会、怎么会是条龙!”贝思柯德咬牙切齿,声线带着不受控制的颤抖。在一瞬间他有种恍惚的感觉,曾经的彻夜长谈,眼前的这个人,不,这条龙曾对他微笑的样子,那些他曾觉得温暖的回忆,在贝思柯德看来,都变成了令他最为痛不欲生的噩梦。

   “把所有人戏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很好受吧?你这该死的龙!”贝思柯德用力把剑抬起,指着杰兰特。

  “我没有…不是这样的..你听我解释,贝思柯德...”杰兰特慌了,他的声音哀哀的,神情是前所未有的低落。

  “你还有什么好说的!…唔!”贝思柯德突然惨叫出声,手中的黑龙宝玉忽然开始侵蚀他的身体,令他不得不痛苦地跪在地上。

  “贝思柯德…!”杰兰特一惊,吃力地向前想要扶住那人,却被那人用力挥开。旁边的岩石突然闪出来几个红色面具的人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,光明正大地将意识模糊的贝思柯德掠走了。

.
五十年后,阴冷的山洞里,明亮的篝火映亮两个人。

“可是…杰兰特大人未必是存心要欺骗你啊。”小女孩不禁道。

贝思柯德嗤笑一声:“无论怎么样,他现在都想杀了我。”

  “那…也许…杰兰特大人其实不想与你为敌呢?你有想过和他和好吗?”柯梅里娜试探道,在她看来,这两个人其实都不想对对方下死手呢...

  贝思柯德一怔,看着自己断翅处缠绕的绷带,摇头露出了一丝苦笑:“没准杰兰特眼里我什么都不是,哪来的和好这说法。”
 
  “怎么会呢?!”柯梅里娜当即反驳,“你们曾经..你们曾经是这么好,难不成是假的吗?”

  “连人都是假的,感情怎么不可能是装出来的?”贝思柯德痛苦地呼出一口气,高高在上的龙会需要人类做朋友?

  想起自己曾说过的要保护那个家伙,贝思柯德嘲弄地勾了一下嘴角。哈,没准在杰兰特眼里,他贝思柯德就是个愚蠢可笑的、一厢情愿的白痴。

  “不会的…杰兰特大人不是这样的人…我想,你们之间只是有误解而已,误会,解开就好了啊。没准话说开了你们就可以…”和好了呢?柯梅里娜话没说完就被打断。

   “如你所见,没准我一进入杰兰特的视线就会被他杀死。”贝思柯德苦笑,这确实是现实的考量,以他和杰兰特如今尴尬的关系,见面就是剑拔弩张的生死局。

  “不会的!”柯梅里娜想起在王城地下杰兰特对她所说的话,杰兰特...只不过是想确认贝思柯德不会危害到这个世界吧。

  “谁敢保证呢。”贝思柯德移开了眼神,缄口不言。篝火的光影打在他脸上,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。一时间,柯梅里娜竟觉得,眼前的他被金光包围着,与那个人有一瞬间的重合。

  柯梅里娜沉默了,是啊,谁又能下这个保证呢?杰兰特不会伤害他?

  心里越是想相信的人,却故意要最坏的揣测他。无非是怕不想相信的猜测成真,让自己伤心罢了。于是用刻薄的话猜测杰兰特,于是用冷硬的眼神把杰兰特推远。

  “真奇怪啊…看来果真是回忆让人变脆弱了啊,我竟然会跟你讲起这些东西。”贝思柯德自嘲地嗤笑一声,眼里闪过不知名的情绪。
 
   柯梅里娜抿唇,她有些心疼贝思柯德。两人都是各自为了自己心中的正义而已,表面的亲密无间中隐藏两个巨大的谎言,似一把利剑将好不容易建立的信任撕了个粉碎。

  “我们都是叛徒,”贝思柯德像是在自说自话,“我不恨他,只是回不去了。”

  当谎言背叛谎言,在回忆里缄默的从来都是无尽的伤痛。

【龙之谷】[黑金]剑伤

   自杰兰特死后,他的灵魂仍一直在大陆上飘荡。

  杰兰特有些讶异他的剑在贝思柯德手上,不过也幸好在贝思柯德手上,他才因此找到了贝思柯德。

  贝思柯德好像更寡言少语了,听卢比纳特的意念体说,贝思柯德先前经历过一次很大的打击,在鬼门关走过一遭。令杰兰特更为惊讶的是,他在贝思柯德身上感受到了古代人的气息。

  .

  贝思柯德最近总感觉身边的这把剑想要与自己交流。

  他听闻过龙死后,其意念体会在大陆上飘荡一段时间,等力量完全散尽了才会彻底消失。杰兰特的剑想要与他交流?贝思柯德皱眉。

  与本体如出一辙的外貌,声音,甚至思维方式...贝思柯德痛苦地闭上眼,他害怕来自杰兰特的责问。

   [是你害死我了。]
    我不想害死你啊。
    ...但你间接杀了他啊。贝思柯德。

    或是,

   [都是因为你吧,这个大陆失去了守护龙才会走到这个地步。]
    那能怎么办啊,我已经替你背负了这个世界,你还要我怎么样啊?

   亦或是,

     [贝思柯德,为什么逃避交流?你在逃避责任吗]
    …啧,不想说话不行吗,管的真宽。

  诸如此类,八成杰兰特会如此责问他吧。他想都不敢想象,那才是对他最大的惩罚,仿佛心口一个无法痊愈的伤疤被揭开,霎时间鲜血淋漓。
   
   “为什么会拒绝呢..”杰兰特的神情有些失落,贝思柯德已经拒绝他很多次了。他还有话没和贝思柯德说清楚,还有生前欠贝思柯德的一个道歉。...也许不会被原谅吧。

  于是杰兰特锲而不舍地尝试着与贝思柯德交流,对方也拒绝了一次又一次,甚至强行动用黑龙的力量抑制住这股来自意念体的力量。

  不过是怕自己意志不坚定,答应了杰兰特交流的请求罢了。

  可是封住了剑身,这股对杰兰特的思念与愧疚仍会从各个角落向他涌来,将他从身体到灵魂一点一点淹没。封住了嘴,挡不住眼睛。挡住了眼睛,这股情绪仍会从他心底泄露出来。

  掩饰不住的。

  杰兰特仍然在向他请求着交流。贝思柯德有些惶恐了。“烦死了...没完没了要到什么时候…”他有好几次忍不住差一点就答应了杰兰特,却都停住了动作。

  要他怎么面对杰兰特啊?以什么样的姿态,旧友、敌人,还是...害死他的元凶?

   不如不见吧。反正也只是个意念体,杰兰特早就已经…!

   贝思柯德心口一疼。

   双方就这样一直僵持着,杰兰特默默陪着贝思柯德,从贝思柯德一人独行,到和古代龙合作对敌。

  他看到小金龙出世,虽然还很不懂事,但杰兰特相信以后的他一定能独当一面;他看到昔日稚嫩的冒险家已经强大了很多,像曾经杰兰特保护他一样,拼死保护小金龙;他看见阿尔杰塔为了巨石碑献出了自己的生命,小金龙向贝思柯德投来了仇恨的眼神。

   杰兰特觉得自己待在大陆上的时间不多了,他感觉到意念体的力量越来越微弱。他得去告个别。

  .

  “杰兰特?”

  贝思柯德不知道眼前的这个是不是他的幻觉,此刻杰兰特就站在他的眼前。金色的眼睛,静静地注视着他。

  不可能吧...贝思柯德当即反应过来是那个意念体,可他分明压制着意念体现身啊。

  时隔多年再见,贝思柯德才发觉自己对杰兰特的思念已如野草一般疯长,想将野草除去,一剪刀下去鲜血淋漓,疼在心上,避无可避。

  眼前的人也没像他预想中的,说出什么责备他的话,只是勾起一个微苦的笑容:“我早就猜到你不会原谅我了...”

  “感谢你照顾阿尔杰塔和这个世界,新出生的那个我..心智尚不成熟,需要一个引导他的人,辛苦你了,”杰兰特最后消失时望着贝思柯德微笑,“那么,再见了,贝思柯德。”

  金芒散尽。

  贝思柯德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意念体灰飞烟灭。

  终于,这把剑再也没了一丝动静。

  

【DN/黑金】不宣而战09

   西恩等人不知道该怎么描述眼前的诡异场面,贝思柯德和杰兰特同时出现在王城地下,并且..贝思柯德还在帮杰兰特处理伤口。

   “喂,贝..”安洁莉卡话还没说完,名字的主人便冷冷扫来一个眼神:“这里没你们的事了,还待在这里惹麻烦么?”

  安洁莉卡被这眼神瞪的一愣,下意识后退了半步。她本是在担心先知会不会被贝思柯德趁虚而入劫走,想叫人通知阿尔杰塔的。

  “要不是看在杰兰特的份上,我早就赶你们走了。还不快滚?”贝思柯德冷笑。

  “我们走吧。”西恩拉了拉特里亚纳,精灵少女犹豫地看了一眼靠在墙边失去意识的杰兰特,才跟着西恩走出了结界。

  “安洁莉卡!”一向冷静的伊桑小声唤着魔法师的名字,拽了拽她的袖子。安洁莉卡一双美眸不放心地望了他一眼:“可是…!”

  “听话,先出去再说。”

  一出王城地下,安洁莉卡便甩开伊桑的手:“你是白痴吗,我们出去了,谁来保护先知?谁来保护杰兰特大人?”

  “安洁莉卡,”特里亚纳沉吟片刻,摇头道,“如果他要加害杰兰特,那之前干嘛要救下他呢?”

“贝思柯德他是来救人的!你们相信我!”柯梅里娜坚定地说。五个人中只有她直接接触了贝思柯德,她知道,贝思柯德其实很关心杰兰特,只是两人间的误会太深了,深到连问候的话语都无从说起。

  误会不是一时的。柯梅里娜突然就难过了起来,未来关于这两人的记载少之又少,未来的贝思柯德寡言少语,也从不提起那时候的事。

  他们的关系好像是突然转变的,金龙追杀着贝思柯德,至死方休。历史的记载只有寥寥数语,具体的细节也无从考据。到底发生了什么?这两人看起来曾经的关系是那么要好。

  “我们先去和主教大人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吧,这样要是贝思柯德有什么歪心思,我们也好应对。”西恩说罢,眼神看向众人询问意见。

  柯梅里娜欲言又止,要怎么说伊格纳西奥才是真正的叛徒?穿越未来这种荒谬的话,怎么说也不会令人相信吧。

  五名少年气喘吁吁地跑到伊格纳西奥的面前,向他说明了情况。伊格纳西奥有些震惊,一句话脱口而出:“杰兰特?他不是应该已经被...我是说,他不应该在养伤吗?居然就这么轻信了黑骑士,看来他真的伤的很重,有些意识不清啊。我知道了,你们放心吧,我这就派遣一支部队对付黑骑士!”

  “啊对了,”伊格纳西奥突然叫住了这一行人,“我没法进入杰兰特的巢穴,这得麻烦你们将进去的吊坠借我一下了!”

  西恩当即取下吊坠,递给主教:“这得麻烦您了,请务必保证杰兰特大人的安全!”

  柯梅里娜抿唇,看得出来,西恩是真的很在意杰兰特。

  告别伊格纳西奥后,柯梅里娜匆匆与他们告别,只身赶往了王城地下。

  “贝思柯德大人!贝思柯德大人!”柯梅里娜气喘吁吁地跑到贝思柯德面前,贝思柯德有些讶异地看着柯梅里娜,冷哼:“又是你这小鬼,什么事老来烦我?”

  “伊格纳西奥要带兵来王城地下了,贝思柯德大人赶快带杰兰特和先知走!”柯梅里娜焦急到不自觉提高了音调。

  “来了又怎么样?”贝思柯德冷笑一声,“正好找他算算这笔账。”

  如果是和伊格纳西奥有关的话..还能有什么帐?柯梅里娜惊奇的瞪大眼睛,贝思柯德大人和伊格纳西奥以前有什么过节?

  是因为杰兰特大人吗?柯梅里娜望向还没醒来的金龙。

  看着柯梅里娜若有所思的表情,贝思柯德脸色一僵:“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?别想着我是在帮杰兰特报仇,伊格纳西奥这个垃圾,是红龙使徒,只要是那个人的使徒,我一个也不会放过!”

  就凭这点卑劣的手段,这样的垃圾也配算计杰兰特?贝思柯德眼底泛冷。

【生日贺文】杰兰特x你


你是一位独自在外寻找特蕾西亚的精灵,你捡到了一只迷路的金发少年。

那时金发少年背着一把奇怪的赤红色的剑,在森林里打转转。

你有些好笑的叫住他,“你沿着这条路走第三遍了知道吗?”

金发少年愣住,抬起头看向你:“啊…?是这样吗…谢谢你的提醒,我换一条路再走走。”少年勾起一个微笑。

过了片刻,你又在这个地方遇到了少年,第四遍。

你忍无可忍的拦下他:“你要去哪?我带你去?”

“我想走出这片森林…诶?可以吗?”金发少年有些意外。

在走出这片森林的途中,你知道了他的名字,他叫杰兰特,是一只在外四处游荡的野生金龙。于是你向他发出了一起历练的邀请。

杰兰特眨眨他的星眸,嘴角弯出一个好看的微笑:“好啊。”

【保护欲】

在外历练总避免不了受伤。

你独自行动,却意外闯入了龙巢,一番激烈的战斗后,你死里逃生,躲在树下虚弱的喘着气。

杰兰特找到了你,他急匆匆的找来草药,轻手轻脚的给你包扎着伤口。

他的力道真的很轻,是生怕弄疼了你的伤口吧。你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动作,不禁笑出了声。

“我真的找了你好久啊…”杰兰特听到笑声,小声嘟囔了一句。

“一个人来这种地方为什么不告诉我呢?并且…我也会担心的。下次如果有必须要做的危险的事情,记得告诉我,我会保护你。”抬起头对上你的眼睛,郑重其事的说道,表情无比的认真。

你渐渐觉得,和这样一只金龙一起历练其实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。

遇见了杰兰特,也许就是特蕾西亚带给你的,生命里的幸运。

但偶尔也会发生十分尴尬的局面。

就比如两个路痴都以为对方在带路的时候。

…令人窒息。

【不经意瞥来的目光】

你最近对金发少年的感情变得有些微妙了。

可不知是不是错觉,你和杰兰特之间开始有了一种心照不宣的微妙氛围。

你发现金发少年偷偷看你的目光越来越频繁了,偶尔你不经意转头,就能捕捉到他的目光。

也许是被抓包了有些尴尬,少年装作不经意的移开目光,却也掩饰不了升上耳朵的红晕。

【表达友好的方式】

你将手放在那柔顺的金发上,并揉了揉。

“…???”

察觉到少年转来的疑惑目光,你笑着解释道:“表达友好的方式嘛。”

…但是,手感是真的很好∑

【深夜的温度】

在人类的镇子上遇到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,小女孩总喜欢腻着杰兰特,而杰兰特也时常牵着这个小女孩,在集市上四处溜达。

你有些不开心了,杰兰特对这个小姑娘,似乎比对自己还要好。

“你似乎不太对劲,怎么了?”察觉到你的不开心,杰兰特轻声问道。

“…你…干嘛要牵那个人类小女孩的手啊”你犹豫了片刻,闷声说道。精灵不喜欢拐弯抹角。

“啊,原来是这样吗”金发少年的声音传来,若有所思。

黑暗中,你感觉到一阵温暖触到了你的手掌,轻轻的握住了你的手,十指相扣。

你抬起头,借着昏暗的光亮对上了那双漂亮的眼睛。

…要怎么说自己是吃醋了而不是让他握个手就没事了∑…好吧,这样也行。你像只濒临炸毛的小猫,在炸毛的一瞬间又被安抚了下来,乖乖的窝回金发少年身边。

【心照不宣】
从人类的村落走了一遭后,杰兰特有了一个记日记的习惯。

你坐在帐篷里,看着面前的金发少年认真的拿出本子,一笔一划的写着什么。你有些好奇,想要知道这只金龙都记了些什么。

但无论你如何软磨硬泡,杰兰特都不肯把日记的内容告诉你。无奈之下你只好作罢,瞧着杰兰特姣好的侧脸,你忽然心中有了一个想法。

“啪”灯熄。

“诶?”杰兰特不明所以的抬起头。

趁着那月色,你俯身上前,伸手拽着他的围巾,在金发少年的额头上落下一吻。

“听说这是人类表达喜爱的一种方式?”望着杰兰特怔住的表情,你狡黠的笑着,刚想撤回身子,却被抓住了手腕。

“杰兰特?…唔!”你刚想说些什么,声音却被猝不及防的一个吻吞没。

?!你迅速撤离身子,微微瞪大眼睛,错愕的看着杰兰特。

金发少年松开了握住你手腕的手,星眸在月色下闪烁着异常漂亮的光,他微微歪了歪头,轻笑道:“我听镇上的人们说的,这才是。”

【我和我的路痴少年】

“我想,我已经找到了我的特蕾西亚了。”你行走在溪流间,身旁跟着一位金发少年。

你知道,你们会一直互相陪伴着的。

“无论以后有天大的危险,我都不怕了”你笑道,“因为我知道,我有一条龙呢。”

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
有些迟到的生贺 @背包人_ 小可爱生日快乐!
好了睡觉!晚安!

【DN/黑金】不宣而战08

  金龙巢穴空无一人,那把赤红的剑插在空荡荡的中心。

  “真是个自大过头的家伙…!”贝思柯德忍不住嘲讽,这个白痴难道不知道掂量一下身体状况吗,当真以为他受着伤还可以带着一群小萝卜头逞英雄吗!

  王城地下的结界在削弱,杰兰特已经十分虚弱了。

贝思柯德阴沉着脸,他心头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,和一股压抑了很久的,不可明说的心慌。

他又想起了柯梅里娜向他描述的未来。

该死…贝思柯德微微握住腰间的剑柄,抿嘴离开王城地下。杰兰特这个笨蛋,难不成是以为龙不会死吗!

他来不及追究他这股对敌人的担心到底是什么毛病,但或许他从来就没想把杰兰特当成敌人。

哪怕是决战那天,贝思柯德都没想让杰兰特死…他从没想过。
 
金色的光芒在掀起的海浪中若隐若现,击起了纷飞的浪花。

“嘶——”在这样高强度的战斗中,四位年轻的冒险家显然帮不上忙,在四散的剑气中慌忙躲闪着,步履摇晃。

“西恩小心——!”

伙伴的尖叫划破海风,战士西恩匆匆抬眼,巨大的利爪朝他兜头扫来。太快了,快到他没办法闪开,身子像是被定在了原地。

西恩吼了高地,想要起码保证自己别死在这一击下。

电光火石的一刹那,金芒像是一道牢不可破的屏障,稳稳的将西恩护在其后。杰兰特咬咬牙,龙息一瞬间迸发而出,海怪吃痛,用力一甩尾巴,杰兰特被摔飞出去砸在甲板上。

杰兰特卡在甲板的废墟中,全身上下传来的钻心疼痛令他的意识清醒了一些。“你们快走…!它狂暴了,你们不是它的对手!”他喊道。

海怪仰天长啸一声,漫天吐息向甲板上的人砸来,蒙蒙细雨在这极寒的温度下化为了冰雹,噼里啪啦的砸在甲板上。

皱眉,杰兰特伸手用力在虚空一握,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将吐息统统拦截在了半空,他的脸色本就苍白,此时更是面无人色。
 
虽说西恩等人早就听闻了龙的强大,然而亲眼所见时却也依然使内心深深悸动。

“你们…快走…”杰兰特勉强偏头,脸凭着嗅觉转向了西恩他们的方向。

强大的威压压迫的他不得不半跪在地,他所站的甲板也接连下陷几分。身躯似是抵不住重压,微微颤抖着。身上愈渐强烈的尖锐疼痛像是要撕碎他的意识,但他不能松手。因为…他保护的是这些冒险家,他的同伴。

“啪嗒,啪嗒。”

暗红的血水滴在甲板上,和雨水相融,晕开一圈色彩。

血…!西恩的瞳孔狠狠一缩。“快…快走…”杰兰特的声音又一次响起,只是这一次没了力气,多的是虚弱的气音。

该死…!怎么可能走!四人交换了一下眼神,无需交流,举起武器,闪身开始疯狂攻击陷入狂暴的萨芬特拉!

“嗷——!”凄厉的长啸划破海风,萨芬特拉停止了吐息,杰兰特精疲力竭的瘫倒在甲板的废墟中。

“杰兰特——!”安洁莉卡的尖叫穿透风声在耳边响起,杰兰特心中一紧,而那腥风瞬间就逼至了身前。

“砰”

小型黑洞突然出现,横在杰兰特和海怪的利嘴中间,顷刻发生爆炸。与此同时,几道黑色剑气撕裂层层风雨,瞬间击在海怪的躯体上。

海怪萨芬特拉尖利的长啸着,痛苦地扭动着躯体沉入了海中。

一个身影踉跄的跳上甲板,嘴角是一贯的嘲讽弧度。“该说你愚蠢还是自大,这副身体状态也敢为所欲为了吗,杰兰特。”贝思柯德冷笑。

“贝思柯德!你来干什么!”

“你休想伤害杰兰特!”

杰兰特还没开口,四个冒险家就犹如炸锅了一般,不善地盯着贝思柯德,生怕他做出什么事情。

“…贝思柯德…?你也是…来对付萨芬特拉的吗…”杰兰特微微抬起脸,脸上竟稍微露出了期待的神情。

“杰兰特你在说什么!”西恩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,一脸对杰兰特的话语难以理解的神情,杰兰特难不成是神志不清了吗,怎么还会对黑骑士这样的人抱有念想!

“哼,我只不过是来看金龙的笑话的。”贝思柯德冷哼一声,却是径直迈步向虚弱的金发青年走去。

“贝思柯德你站住!你离杰兰特远一点!”安洁莉卡低吼。但碍于他们身上都有伤,谁都没有力气冲上去拉开贝思柯德。

“贝…贝思柯德大人…!”柯梅里娜喘着气赶到,贝思柯德大人突然一下就加快了速度,她实在是跟不上啊。

救…救下来了?!柯梅里娜撑着膝盖喘气,抬眸看着四周,突然反应了过来。

太好了,杰兰特没事,大家都没事。

“是你…?”杰兰特感觉到了柯梅里娜的气息,微微皱眉。

“柯梅里娜?!你怎么和贝思柯德待在一起!很危险!快过来!”伙伴们担心的惊呼响起,柯梅里娜神情有些复杂,她咬咬唇,“你们误会了,贝思柯德他不是坏人!”

如果是坏人,怎么会容忍黛西对他所做的幼稚行为?

如果是坏人,怎么会说着看似冷硬,却实则真的在关心她的话?

如果是坏人,怎么会在那天晚上踉跄着给杰兰特送药,又怎么会即使带着伤都要冒着风险,赶来救下杰兰特?

“…柯梅里娜?”伊桑皱眉,她是怎么了吗,怎么会站在黑骑士那一边?是被贝思柯德胁迫了吗?

贝思柯德听到柯梅里娜的话后,身子微微一僵,嗤笑道:“果然说是小鬼吗,还真容易相信别人?”

“我相信他!”柯梅里娜有些紧张的看着剑拔弩张的伙伴们,大声喊道,“他这次来是因为担心杰兰特大人!”

“…闭嘴!”贝思柯德神情僵硬的开口,狠狠瞪了她一眼。

柯梅里娜心中有些发虚,不、不能说的吗…

耳畔清晰的响起了杰兰特的轻笑声,柯梅里娜猛地一怔,她揉揉眼睛,再看看其他人同样震惊的表情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。杰兰特…笑了?!从见到杰兰特开始,杰兰特就一直是不苟言笑的神情,没想到,这次居然…笑了?!!

“咳…她说的是真的吗,贝思柯德?所以你在…担心我吗…?”杰兰特轻笑。

“…你别听她的鬼话。”贝思柯德黑着脸。

“所以我…”话未说完,杰兰特眼前一黑,就向前一头栽倒下去。贝思柯德冷着脸,却是最快的上前,一把接住了昏倒的杰兰特,打横抱起的那种。

“去王城地下。”贝思柯德微微一瞥身旁的几个小萝卜头,有些不耐烦的吐出几个字。

“…!!!”

“怎么说,他们真的是敌人吗…”

“感觉…不太像呢…”

“不知道为什么,杰兰特大人和贝思柯德总给我一种微妙的感觉。”

比起镇定自若的贝思柯德,小冒险家们就要炸锅了。果然,对于他们来说,今天也是惊吓满满的一天,呢。

后来安洁莉卡的日记里这么写道

“我的天哪今天贝思柯德和杰兰特大人走的好近!他们真的是敌人吗,所以无论先前打的有多天昏地暗,对方有难就立刻来搭救,这才是真朋友吧嗯。不过…杰兰特大人和贝思柯德平时就这么相处的吗!总有种哪里怪怪的感觉呢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放寒假啦,失踪人口回归!想证明一下我没有弃坑!

【DN/黑金】不宣而战 1

剑锋扫开周围的魔物,贝思柯德走向站在魔物尸体中恐惧得面色发白的小姑娘。

这就是先知?说白了就是个小姑娘吧。贝思柯德拦腰抱起萝丝,眼神中仍有些迟疑,也不管身后冒险家的喝止,便纵身跃下了山崖。

这样的话,会见到那个家伙的吧。用这种方式。

“你…你是谁啊?”萝丝十分恐惧,“谢谢你救了我,但是请问你可以放了我吗?”

“不行。”贝思柯德了当拒绝,冷笑,“放心,我不会对你怎么样,我只是想见那个人。”

“那个人…?”萝丝试探着问道。

贝思柯德眯起眼睛,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烦躁地拍打了一下肩胛上的翅膀向黑山飞去:“少管闲事,古代人。”

贝思柯德脸上浮现出一丝嘲讽的笑意,到底是有多可悲啊,为了见到杰兰特竟至于用这种方式?

杰兰特知道后,要怎么看待他?

像五十年前一样,茫然而忧伤的注视着他、还是直接拔剑相向?

贝思柯德闭上眼,吸入了一口冰凉的空气,他不敢想也懒得去想。

五十年了啊…贝思柯德暗自叹息,自从他在龙之突袭的背叛开始,红龙,金龙,银龙便对他开始了永无休止的追杀!

为什么那天杰兰特一言不发的走了?甚至连句道歉都没有。

哪怕杰兰特当时解释一句,贝思柯德都能够在心中为杰兰特找许多理由来哄骗自己。

哪怕就一句解释,恐怕自己就能够相信了。

这个笨蛋。

“杰兰特!” 得到了消息的红衣女子神情不悦,“先知被贝思柯德带走了,现在突然来掺和一脚,真搞不清楚,他究竟是想干什么?”

金发青年金眸中闪过一抹错愕,他皱眉站起来:“贝思柯德…你确定是他吗?”

“哼,他可给我们添了不少的麻烦…你去拖住贝思柯德,我去救出先知,听见了吗?”阿尔杰塔对杰兰特的疑问未置可否。

“嗯…”杰兰特眼神略微闪烁了一下,神色困惑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“你不能再让他跑掉了,杰兰特。”阿尔杰塔见杰兰特阴晴不定的神色有些不放心,低吼道。

“我知道了,我会让他给我一个说法的。”杰兰特转身抽出插在地上的剑,向黑山方向闪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先前发的这篇貌似被老福特给吞了QAQ绝望,再发一遍